DeFi

Yield Farming 调查报告

来源 | CoinGecko

作者 | Erina Azmi 

加密货币领域一直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近90天内的新增长领域当属Yield Farming。

Yield Farming指的是用户将资产放入不同的DeFi协议中以获取最佳收益。通过采取不同风险程度的不同策略,“耕农”(farmer) 们可能获得高达1000%的年化收益 (APY)。

Yield farming兴起于Compound为平台借贷者推出COMP流动性挖矿激励。自此之后,许多其他的DeFi协议也采取了yield farming策略,例如Balancer (BAL)、Yearn.Finance (YFI)、Curve.Finance (CRV) 以及SushiSwap (SUSHI) 等等。

根据我们的数据,yield farming代币的总市值达到了35亿美元,其中截至9月21日,YFI占比25%。据DeFiPulse统计,DeFi总锁仓量已经超过90亿,与今年7月相比增长了三倍。

然而,yield farming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只有DeFi资深玩家知道如何正确获利,因为这个游戏需要密切监控并不断调整策略。

CoinGecko希望通过通过以下三个方面对yield farming有更深的理解:

  • Yield farming的热潮是否可持续?
  • “耕农”们是否清楚相关的风险和利益?
  • 散户想要成为“耕农”的最大痛点是什么?

因此,我们在8月对1347名受访者进行了调查,得到了以下四个主要发现:

  1. 23%的受访者在过去60天内参与过yield farming,说明这仍然停留在小众群体中,但呈扩散趋势
  2. “耕农”的每种yield-farming代币占其代币持有量的比重低于10%
  3. 52%的“耕农”投入的资本低于1000美元,高额gas费成为了最大的顾虑之一
  4. 40%的“耕农”不理解智能合约及相关风险

点击此处下载Yield Farming调查报告。

 

关键发现 #1:23%的受访者在过去60天内参与过yield farming,说明这仍然停留在小众群体中,但呈扩散趋势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耕农群体仍然在加密货币用户中占少数,1012名受访者中只有312人参与其中,其他用户只是有所耳闻。受访的耕农群体主要由30-59岁的男性构成。

这个结果是意料之中,因为在加密货币领域男性群体比较庞大。再者,用户需要拥有一定的加密货币背景和经验才能参与到yield farming中。

然而,尽管yield farming热潮大概在3个月前开始,且“耕农”的数量较为可观,但这种牟利机会只是对老练的DeFi玩家来说。

关键要点:Yield farming只是一个小众游戏,面向群体是那些熟悉金融收益率并且在加密行业已经工作一段时间的人。他们熟悉现存的以及新的DeFi协议,并制定高效的流动性挖矿策略。

关键发现 #2:“耕农”的每种yield-farming代币占其代币持有量的比重低于10%

为了了解“耕农”们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我们深入挖掘了他们目前持有的币种。他们通常都是经验丰富的加密领域的玩家,在他们的投资组合中ETH占83%,BTC占74%,还有一部分其他DeFi代币。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yield farming流动性挖矿形式获得的DeFi代币占farmer总资产不到10%。比如说,虽然Chainlink的代币LINK只能通过Yearn协议,在Yearn库中挖得,但大部分人主要在交易所购买,而不是通过提供流动性挖得 —— 它的APY比其他一些流动性挖矿项目低得多。

关键要点:在他们的投资组合中有一小部分是yield farming代币,这可能表明这些代币正被锁在不同流动性挖矿项目的智能合约中。另一方面,我们发现“耕农”们在池子里挖出了大量的代币后,会进行抛售行为,这表明yield farming代币不是为他们长期持有的。

 

关键发现 #3:52%的“耕农”投入的资本低于1000美元,高额gas费成为了最大的顾虑之一


为了了解“耕农”们在参与yield farming时的行为,我们问了以下几个问题:

  1. 他们每笔交易的平均gas费是多少?
  1. 他们首次参与流动性挖矿时,投入的第一笔资金有多少?
  1. 他们在进行yield farming时会使用杠杆吗?
  1. 他们有在yield farming中获得回报吗?

我们发现,超过一半的“耕农”投入了1000美元以上的资金参与流动性挖矿,且大部分人没有使用杠杆。其原因尚不清楚,这是否因为耕农们不想承担额外的风险 (许多yield farming协议都是未经审计的,并且他们自己还不会看合约)。

然而,那些投入资金低于1000美元的“耕农”们可能没有获得同样多的利润,因为在流动性挖矿中,除了会产生诸如无常损失等其他相关风险以外,资金池与协议之间的持续交互将会产生昂贵的gas费。

不管怎样,此次调查中“耕农”们表示其投资回报率(ROI)高达500%。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惊讶,因为目前许多新池的APY都超过了1000%。我们认为,流动性挖矿提供的高收益率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其中的风险很高,而且gas费的飙升将成为耕农们进入和退出流动性挖矿的阻碍。

关键要点:高昂的gas费可能会阻碍散户的参与,他们的投资回报率可能不如投资超过1000美元的耕农们高。

 

关键发现 #4:很大一部分的“耕农”不理解智能合约,尽管他们声称了解相关风险

让我们震惊的是,大量的“耕农”看不懂智能合约 (占40%),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无常损失 (占33%),这意味着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真正的投资回报率,而且是为了获取高回报的极端冒险者。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49%的“耕农”普遍对未经审计的智能合约持谨慎态度,并依赖智能合约审计员来检查合约的安全性。然而,审计公司一次又一次地表示,审计并不能保证合同是安全的,“耕农”们应该尽可能地采取预防措施。

关键要点:“耕农”们在任意一个池进行流动性挖矿时,都应该进行研究。因为市面上有更多的山寨流动性挖矿项目,这些项目很有可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风险,如代码漏洞或骗局。

 

以下是本次调查报告的关键要点总结:

关键要点 #1:Yield farming只是一个小众游戏,面向群体是那些熟悉金融收益率并且在加密行业已经工作一段时间的人。他们熟悉现存的以及新的DeFi协议,并制定高效的耕农策略。

关键要点 #2:在他们的投资组合中有一小部分是yield farming代币,这可能表明这些代币正被锁在不同流动性挖矿项目的智能合约中。另一方面,我们发现farmer们在池子里挖出了大量的代币后,会进行抛售行为,这表明yield farming代币不是为他们长期持有的。

关键要点 #3: 高昂的gas费可能会阻碍散户的参与,他们的投资回报率可能不如投资超过1000美元的耕农们高。如果他们受到无常损失影响,他们将会损失一定的资本。

关键要点 #4:“耕农”们在任意一个池进行流动性挖矿时,都应该进行研究。因为市面上有更多的山寨流动性挖矿项目,这些项目很有可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风险,如代码漏洞或骗局。

 

结论

回到我们调查的最初目标:

  • Yield farming的热潮是否可持续?
  • “耕农”们是否清楚相关的风险和利益?
  • 散户想要成为“耕农”的最大痛点是什么?

我们的观点是,高收益率的流动性池是不可持续的,但yield farming产品应继续发展。现在很明显的是,Uniswap在9月17日引入的yield farming资金池使流动性挖矿热潮更为稳定。事实上,它不仅是一阵热潮而已,而是已经成熟了许多的模式。

然而,在过高的gas费降下来之前,散户们很难在不损害其资本的情况下参与流动性挖矿,更别说还要考虑其他相关风险,如无常损失。

我们还鼓励用户们在参与任何流动性挖矿项目之前,学习如何读懂智能合约,熟悉相关的风险和收益。虽然我们很想做一个Degen*,充分利用这波高收益池的热潮。但是在这个周期里,很多项目都是通过无差别的产品开发,没费多大力气就搭上yield farming的顺风车,用户的下行风险更加突出。

*Degen是“堕落(degenerate)”的缩写,常用于加密领域,指为了获得巨额回报而承担巨大风险的交易者。

声明:ECN的翻译工作旨在为中国以太坊社区传递优质资讯和学习资源,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须注明原文出处以及ethereum.cn,若需长期转载,请联系ethereumcn@gmail.com进行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