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2

ETH2进展更新(截至2020/6/27)

来源 | What’s New in Eth2

作者 | Ben Edgington

 

要点速览

Danny带着《Eth2更新速览#12》又与我们见面了。

 

阶段0:信标链

自上期以来规范没有发生更改,但下周预计会发生一次无伤大体的改动,包括一些测试进展并且有可能应用最新的存款合约(参见下文)。

如同Danny在Eth2更新速览中所阐释的一般,考虑到Vyper编译器的安全性问题,存款合约已经从Vyper重写为Solidity语言,并且经过重新验证。新合约保留了之前的接口,因此对于客户端们来说没有产生影响,除此之外,由于Solidity的优化程度更高,新合约还能节省gas消耗。形式化验证报告请点击此处。总的来说,我个人非常青睐Vyper语言。对于在区块链上编写代码的风险,Vyper采取了一种周全保守的应对方式。我非常希望多年后Vyper能成为我们可以信赖的语言。但就目前而言,这可能是最佳解决方式。Vyper的开发者之一对此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BLS密码库方面,Supranational已经开源了他们新的Blst库。我们目前在寻求如何将其与Teku客户端集成。Nimbus团队也在对一些BLS库进行评估

Afri Schoeden针对三个Eth2客户端执行了一些基准测试:Prysm, Lighthouse以及Teku。尽管结果很有趣,但只是早期说明。目前,我们在提高Teku性能方面正在取得飞速进展,Prysm团队也一直埋头苦干。因此,我们的目标是不断变化的。

另外,在诠释结果时需要格外小心。例如Teku从未超过30个节点的原因是30是我们的默认限制:这是一个命令行参数。虽然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是Lighthouse团队在使得客户端更轻巧高效方面给出了完美的答卷。

 

测试网

Witti

Witti作为第二个多客户端测试网启动于一个月前,运行时期并没有发生意料之外的情况,这也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Witti初期由Lighthouse,Prysm和Teku节点参与,Nimbus也在不久之后加入。几个星期以来,由于低参与度,导致测试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完成最终确定性。这似乎是测试网的特性,实际上这种情况在真正的网络中并不会太常见。参与者容易忽略他们的测试网验证者角色。

我认为可以任由Witti在少量验证者的情况下运行,观察二次泄漏 (最终确定性恢复机制) 能否成功启动足够的非活跃权益以再次开始最终确定。

Altona

柏林地铁路线图的下一站将停靠Altona!(但我找不到这个站名,Afri你确定吗?) Altona将是首个采用0.12.1版本规范的联合测试网,也是正式多客户端测试网的候选者。

Altona的预计创世时间为UTC时间62912:30,将由五个团队的640名验证者参与 (可能还有一些潜入验证者)TekuPrysmNimbusLighthouse以及以太坊基金会。由于Afri抽不出身,这次应该不会有直播计划。但是在Altona的Dicord频道中一定会有很多相关讨论,欢迎参与。

网络攻击计划

在这周的开发者会议中,Danny宣布将启动“网络攻击”计划。为了减轻客户端团队的负担,本次计划将主要由以太坊基金会组织。在攻击计划中,无论是针对客户端、网络还是协议,只要有人成功发起攻击,就能获得奖励。这个计划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内启动,各位是不是已经技痒了?赶快做好准备吧!

Onyx

虽然放在最后但绝非不重要的一点是Prysm的Onyx新测试网。虽然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单客户端测试网 (几乎全部由Prysm节点运行),但实际上其他客户端都可以加入。我们正在就Onyx对Teku进行同步和测试。

上文谈及的测试网,我认为更倾向于“开发者网络”,是各个客户端团队的操练场,也还并没有投入许多精力到用户体验的优化中。而Onyx却有着不同的目标:希望鼓励最大范围的参与。无论读者是否打算长期运行Prysm节点,这的确是了解如何运行验证者的好机会。

Onyx持续运行了约两周,目前已经超过23000个验证者。

 

释义性文章

CoinTelegraph发布文章《自己运行节点还是选择质押服务》,探索了这两种方式。在下文的“其他资讯”板块中,可获得更多相关信息。 CoinTelegraph的另一篇文章则权衡了Eth2给以太坊生态系统带来的好处和风险

我们优秀的伙伴ECN (以太坊社区网络) 举办了一场线上AMA活动,主题为“Hello, ETH2.0”。读者可点击浏览回顾文章,以及AMA问答记录 (均为英文版)。

译者注:Wow,感谢Ben的关注和收录,期待以后有机会邀请Ben做客中国社区!

Nick Tomaino在其发表的文章《Eth2的经济学》中讨论了Eth2如何为以太坊带来长期价值。

 

研究工作

如果对Eth2网络 (networking) 工作感兴趣的话,请务必查阅Jonny Rhea在Ethresearch上关于Packetology的帖子。开始是了解对验证者去匿名化。其次是关于测试网区块广播的分析。希望能看到更多诸如此类的研究。

虽然当前讨论的声音都围绕着阶段0信标链的发布,但许多关键工作仍然在幕后悄然进行。例如,以太坊基金会的Guillaume Ballet与PegaSys的Mikhail Kalinin等人针对Eth1-Eth2的合并 (也即所谓的阶段1.5) 进行了大量工作。这是Guillaume的最新成果:基于GethEth1引擎架构

我已经停止跟进无状态以太坊的相关工作,因为实在是太繁杂了。但是无状态工作仍然是Eth2后期阶段的重要推动力。此处是最近的无状态以太坊电话会议的笔记。

自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以来,我的PegaSys同事Alexandre和Olivier就如何在Snarks中将哈希加速200倍以上发布了一项提案。其中涉及到数理,但其提供了见证压缩的解决方案,这有可能对无状态工作产生巨大影响,尤其是Vitalik也在最近的Eth2开发者会议中有所提及。

 

常规会议

实现者会议

6月25日进行了第42次会议。

会议中我们除了探讨“网络攻击”计划之外,还研究了其他有趣的话题。比如,Aditya讨论了“弱主观性时期”,他预估该时期持续约两周。我认为这比许多人的预期要短很多。等到Aditya发表了他的文章之后,我会回过头来,再次解释该概念并研究其结论。

如果读者想要做一些提前工作,可以先浏览Vitalik五年半前发布的文章,了解何为弱主观性。还有我的同僚Adrian Sutton也发布了文章,简单解释了弱主观性的概念。

如果读者想了解基础网络的相关问题,我们在会议中讨论了一些规范细节,包括:某些用途是否真的需要提供快速压缩 (Snappy compression) 这一选项、yamux在libp2p的使用、Noise协议中的不兼容问题以及时间差异参数 (clock disparity)。

密钥管理

6月18日还举办了一个会议,讨论了Eth2密钥管理的最佳实践,以及各个客户端需要实现什么来加强密钥管理的安全性。我没能参加这次会议,但是Mamy做了一些笔记。基本上来说,客户端团队都表示对会议内容无异议。

注意:点击此处此处此处此处可查看与Eth2密钥生成和储存相关的EIPs近期更新。可能还会有更多更新,读者们敬请关注。

 

其他资讯

ConsenSys公布了其Codefi质押试点计划,这是Eth2质押服务平台,面向的客户是机构性的质押者。这一消息引起了不少积极的讨论,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此持积极态度。

首先我先申明其中一个好处:我是Eth2客户端Teku的产品负责人,Codefi质押正是在此客户端上进行的。(读者可能会在Coindesk的文章中找到我的一些引述)。虽然Teku的设计将面向机构性的质押者,但我同样深信,如果没有大量的个体质押者,Eth2将无法实现其目标。

我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周内 (当然不是在午夜时分) 给大家带来更多相关的信息。简单来说,我倾向于采取“两者兼顾”的观点。

 

写在最后

Gitcoin二次方匹配捐赠计划又开始啦!我没有为What’s New in Eth2这一栏目提供具体的捐赠方式,但是如果读者想贡献自己的力量,那么我在上一轮发布的Eth2规范注释项目仍然可以捐赠。非常感谢所有在本轮已经捐款的读者们,在我还没宣传之前就已经捐赠了!

在“规范注释”这个项目中,我正持续跟进其最新的规范更新,但是进展缓慢。我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加快速度,以尽快完成“信标链状态转移”的最后一部分。

 

声明:ECN的翻译工作旨在为中国以太坊社区传递优质资讯和学习资源,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须注明原文出处以及ethereum.cn,若需长期转载,请联系ethereumcn@gmail.com进行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