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2双周刊

ETH2进展更新 (截至2020/6/12)

来源 | What’s New in Eth2

作者 | Ben Edgington

 

热门精选

这周的热门话题竞争并不激烈,Danny Ryan的《截至2020年6月,以太坊2.0的发展状况》(The State of Eth2, June 2020)是绝对的必读文章。

 

阶段0:信标链

规范的0.12.1版本遇到了一个小意外,这实际上是个重大变化,但我们认为影响不大,因为这个变化并不复杂,而且发生在大家完全实现0.12.0版本之前。这个变化与信标链的诞生时间有关,主要是这样Afri就不必在当地时间凌晨2点监测测试网了。

同时,我对椭圆曲线的BLS哈希的08版本感到很意外,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已经决定选择07版本了。但仔细看的话,其实相对07版本并没有什么会影响到Eth2的实质性变化,只是一些表面上和说明上的修改,以及对测试向量的更新。08版本似乎正在进入IETF标准化的下一阶段。所以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读者可以在IETF tracker上查看整个发展过程。

在Eth1上的工作继续围绕着这个问题展开:在验证者决定要将ETH转入存款合约前,如何全面验证存款。问题在于测试网上已经出现了相当数量的存款故障,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故障模式,因为会导致验证者质押的32个ETH永远掉进黑洞。解决方法之一是在Eth1上执行EIP-2537,它为在Eth1存款合约中验证Eth2的签名(它在Eth2的阶段0后还会有用)提供必要的加密工具。但是,由于存款合约已经完成形式化验证,我们并不想对其进行修订。鉴于此,Alex Stoke一直在编写了一份代理合约(proxy-contract),这份合约接受存款,对存款进行验证,并且只有当存款一切正常才提交到存款合约。现在已经有人对代理合约做审查和gas优化的工作了。要注意的是代理合约的发展仍然取决于EIP-2537的预编译在Eth1的实现情况,在我看来这项工作尚未完成。最坏的情况是,我们可以使用一个独立运行的存款审查器,但这取决于人们能否用之有道🙄。

 

测试网

Anthony Sassano在他新一期的The Daily Gwei新闻简报里,编写的第5条是Eth2 Testnets Aplenty,为我们所处的现状和目的地提供了坚实可靠的信息参考。

以及,信标链测试网世界正风起云涌。

Witti -> Altona

多客户端测试网Witti推出了两周,风平浪静地如期运行着,没有出现什么耐人寻味的问题。Teku、Lighthouse和Prysm都在上面运行得很顺利,有时候会在控制面版上出现Nimbus。曾经有过一段时期无法敲定区块,因为一些验证者离线了,也有出现一些罚没的情况,将这两种情境结合起来,就导致了Schlesi网络的崩溃。但在Witti测试网中,由于多个客户端已经解决了遗留问题,所以一切如常运作。

期间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有人注册了一个拥有“无穷性”公钥的验证者,这就是当私钥为0时会发生的情况。它绝对是有效的,但也意味着任何人都能以你的身份伪发信息然后使你被罚没。其实我有点意外居然之前没人做这件事;这其实很简单。

下一步是推出一个名为“Altona”的新多客户端测试网,目前在架构中。这个测试网将运行0.12版本的规范,而Witti采用的是0.11版本,预期会与最终上线的规范非常接近。在客户端团队都将他们的代码库更新到0.12.1版本后,Altona会启动,读者可以在Altona progress tracker 上了解最新情况。

在我们等待的时候,Witti会保持运行,所以快来参与质押演练吧!Somer Esat发布了Prysm在Witti上的质押指南,而我写的Teku的Witti质押指南仍然适用,这里还有一些关于Lighthouse在Witti上运行的说明(在Eth1链上使用Netherland客户端)。

Topaz -> Onyx

Prysmatic Lab的单客户端测试网Topaz在上一场“战役”中表现优异,现在负伤退役,由Onyx接替上阵。

最新的消息显示Onyx合约已经收到了16,384个测试网ETH验证者的押金,达到了启动的必要数量,并将于2020-06-14 05:17:24 UTC 启动。

Onyx将运行0.12.1版本的规范,且技术上来说不再是单客户端,尽管预期仍然会是Prysm占主导,而多客户端方面的工作还是主要由Altona承担。

读者可以在这里加入Onyx。Attestant对如何启动和运行做了一些分步操作说明,这是CoinCashew编写的关于在Windows上进行所有这些操作的说明,还有Terence汇编了一个很不错的FAQ和故障排除指南

工具和分析

Bitfly不满足于运行beaconcha.in,还提供显示测试网节点类型和位置的Eth2 测试网统计数据,但你需要教它识别Teku节点😉。

Protolambda一直在制作关于Witti上验证者行为的精致图表。说起图表,Jonny Rhea也在继续深入研究Witti测试网上的节点行为。这里是一阵推特风暴,展示了一些早期的分析。(黑夜模式看起来更舒服)我碰巧知道Jonny即将完成其最新研究的撰写。在接下来几天多留意 Ethresear.ch,他的文章将使我们大开眼界。

想观看更多图片?这是精华中的精华:Bitfly对其Topaz网络信标节点上的所有尝试连接进行了可视化处理,分布非常均匀。

最后,区块链上有个新的浏览器!是由BlockAction建的。

接下来是什么?

正如上文所提到的,Witti一直平稳地运行着。一方面,这很不错:在欢快的节奏中,一切都顺利地运行着。但是,这不代表着Eth2真正上线后,面对各种攻击还能顺利地运行。为此,Danny正在起草一份关于攻击网络的提案,以激励大家踊跃击溃测试网。该任务十分艰巨,但这是我们成功上线Eth2的重要一步。

 

释义性文章

管理验证者密钥 (validator key) 和取款密钥 (withdrawal key) 是本周的主题。这是我们在Eth2开发者电话会议上谈论的其中一个话题,我们会在接下来的电话会议中商定一些常见的最佳实践。以下是一些近期的文章:

至于Eth2的当前状态,除了Danny发文介绍了截至6月Eth2的发展状态之外,Quantstamp也撰写了一篇文章《理解Eth2的现阶段发展:阶段0》,帮助我们了解阶段0的发展现状,优秀的小伙伴ECN👏已将其翻译成中文。(译者注:嗯?突然被cue?ECN会继续为大家呈现优质的文章翻译~)

Ivan on Tech发布了文章《解构ETH2.0:下一代以太坊》,清晰地概述了PoS权益证明以及可扩展性方面相关问题。

 

研究工作

以太坊基金会的RIG小组 (Robust Incentives Group) 成员Barnabé Monnot发表了文章《信标链运行2050:基于代理的eth2模型》,公布了他第三阶段的工作:使用cadCAD模拟环境对信标链行为的加密经济学进行建模。此阶段主要在验证者之间添加了一个模拟的异步p2p网络。用Barnabé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正不断完善基于代理的模型”。

在过去的几周中,开发者论坛ethresear.ch上,Eth2前端的更新进展寥寥无几。但是,如果读者想要进一步了解并且愿意挑战一些数学领域,那么可以看看Vitalik的设计。该设计为我们展示了一种更加有效的用于表示状态的方法,作为默克尔树的替代方法。该方法提出在sqrt(n)平均时间内生成和更新Kate证明。虽然该方法在实际操作中仍不可行,但我们很有可能向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

 

常规会议

实现者会议

6月11日进行了第41次会议。

正如上文所提到的,我们花了一些时间讨论验证者密钥保护措施

 

其他资讯

  • 客户端团队PrysmLighthouse的进展更新。
  • 可借助Infura访问Eth2 API端点(由Teku提供支持)。请参阅他们的教程,了解如何以编程的方式查询信标链。
  • 神秘人heyheeyheeey突然发布一项提案:以Argent钱包作为Eth2 Staking接口。
  • Afri作为嘉宾出席了“ETH2 Staking社区电话会议#6”,谈到了他在Eth2多客户端测试网上的工作内容。

 

写在最后

最后邀请大家共赏一首歌—Happy birthday to me 🎂 (调高音量,和我一起摇摆!)

译者注:感谢Ben Edgington对eth2进展更新的耕耘,让以太坊的关注者们能够贴近生态的呼吸脉搏。迟来的Happy Birthday to Ben!

 

 

ECN的翻译工作旨在为中国以太坊社区传递优质资讯和学习资源,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须注明原文出处以及ethereum.cn,若需长期转载,请联系ethereumcn@gmail.com进行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