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生态

五周年总结:以太坊网络发展历程

来源 | ConsenSys

达到重大成就需要经历以下7步:

  1. 默默无闻
  2. 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但却被认为一派胡言
  3. 人们开始了解你的产品,但看不到其发展潜能
  4. 只把你的产品当作玩具
  5. 人们把它看作神奇的玩具
  6. 人们开始使用
  7. 人们无法想象没有这个产品的生活

当你开始改变世界,人们却不以为意——Morgan Housel

 

默默无闻

以太坊是当前世界上开发最活跃,交易最多的区块链网络。但是在五年前的今天,当创世区块面世并且以太坊网络正式启动时,软件工程界以外的人几乎没有听说过以太坊区块链。

以太坊:比特币+一切

2015年,高盛(Goldman Sachs)发布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如果我告诉你区块链会颠覆一切传统》,其中以太坊被视为“行业先锋”。 在其他地方,它被称为“团体”。人们曾试图了解它到底是什么,以及到底是什么使其区别于作为数字现金系统的比特币。ConsenSys花费了大量时间,并且愿意一直投入时间去研究以及解释他们之间的差异。这些差异值得不断地强调:

  • 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单一应用。
  • 区块链有许多种类型,不同类型之间的属性有很大的差异。
  • 以太坊是其中一种区块链。
  • 以太坊是开源的,因此由所有人共有。

如果读者朋友们想知道区块链对人类网络的未来和权力分配有何重要意义,我十分建议大家阅读一下推特博主Naval Ravikant发起的讨论

开发者的区块链

以太坊区块链基于以下五项设计原则构建,Vitalik Buterin在以太坊白皮书中做了概述:

  • 简洁性
  • 普适性
  • 模块性
  • 灵活性
  • 公平性以及去审查性

如果有人要求您充分应用这些原则,制造一台机器,那么以太坊将是您的最佳选择。

《精通以太坊》这本书中,Andreas Antonopoulos和Gavin Wood将以太坊称为“开发者的区块链,由开发者构建,为开发者服务”。开发者通常倾向于使用开源的、可用性强的、可编程和功能强大的软件。成千上万的开发者首选使用以太坊,因为以太坊的源代码是免费的,开发者可以在其他人的基础上构建网络;并且智能合约会统一标准化和模板化,当开发者锁定合约以及接入不同的数据源之后,将会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以太坊网络上的去中心化应用每月发布数量

以太坊网络上的去中心化应用每月发布数量

State of the Dapps为以太坊生态系统提供了调查服务,研究了dapp合约的发展以及对GitHub库里的数据进行导出和调查,向大家揭露了以太坊幕后的开发狂潮。《纽约时报》发表Beyond the Bitcoin Bubble《超越比特币泡沫》之后,人们似乎终于开始关注以太坊了。比特币只是区块链冰山的一角,而世界其他地区跟上这股开发潮流只是时间问题。

 

人们认为以太坊是一派胡言

DAO攻击

2016年,the DAO攻击事件及其紧随其后的硬分叉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有人说以太坊实在太疯狂了。而新闻界则评论,对于此类系统的可行性,该事件“引起了一系列哲学问题的讨论”。

然而开发者们表示,“这是一段旅程中的仪式”。

那之后,社区开始记录已知的攻击和对智能合约库进行战争测试(battle-testing)。尽管多年来安全事件依然不断发生,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现已成为以太坊生态系统的主要组成部分(比如Aragon, Moloch DAO, Legal DAO, Maker DAO),而历史经验证明,硬分叉是升级网络协议的一有效模式。

正和思想

想想以太坊生态系统中还有什么曾被认为“疯狂”的点子:

  • 在公共网络上运营的企业
  • 不同的区块链共同工作

像Ernst & Young这样拥有百年历史的公司,现在正在使用“零知识证明”技术在以太坊公共网络上开发关于私人交易的解决方案。他们正在与其他组织的团队合作,推动Baseline Protocol计划的发展,并帮助企业在主网上线。

以太坊和Hyperledger曾是分布式账本技术(DLT)领域的两大竞争对手,然而他们现在已经通过Besu,Burrow和Sawtooth实现完全整合。甚至Fabric也支持以太坊智能合约。

加密货币初期的代表思想Maximalism激进主义(即单一区块链管理模式),已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具有互操作性的区块链协议。在过去的几个月中,WBTC大幅增长。WBTC是指以太坊上以ERC-20实现的代币化比特币,使得比特币持有者能够参与比特币网络上没有的DeFi协议。

关键是,早期区块链参与者所支持的正和思想(positive sum thinking)曾经看起来十分牵强,且在技术上是不可能实现的,然而现在逐渐成为现实。引用Jeff Bezos的一句话,“新的发明需经受得住人们长期的误解。”

 

人们明白以太坊但是……

ICO热潮

2018年初,区块链和以太坊社区仍受2017年发生在加密领域的冲击事件所影响。由于大量的投机机遇以及前所未有的ERC-20代币的发行,2017年的ICO热潮开启了以太坊历史上最繁华的一次牛市。此次热潮直接向我们展示了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网络效应机遇所带来的力量。但是,许多国家(中国、韩国、摩洛哥、哥伦比亚、新加坡以及其他国家)严厉禁止其公民参与比特币、以太币和其他加密资产的交易。

当加密货币的冬天降临,ETH的价格不再是光辉时代的一千美元以上时,加密货币行业开始重新看待过去一年中的ICO热潮,并考虑ICO热遗留下来的问题。据《财富》杂志报道,到2月,将近50%的ICO项目已经失败。The Verge发表了一份发人深省的报告,内容涉及加密领域牛市之后许多韩国千禧一代的心理健康状况和绝望情绪

以太坊上的ERC-20代币合约的发行

如今,以太坊网络上已有超过16万个ERC-20代币合约。其中许多是在2018年初ICO热潮高峰期间创建的。在今年的过去几个月里,ERC-20代币的发行开始朝着相似的水平增长,但并没有像我们在2017年末和2018年初经历的价格波动。

“以太坊的对手们”

ICO热以及其所带来的余温为一系列新的可编程区块链提供了丰富的土壤,其中许多将其技术定位为以太坊的替代品。众多以太坊的对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EOS,该公司于2017年发布了白皮书。

这些在ICO热潮之后出现的新区块链,在其市场营销过程中,主要针对如何解决以太坊的缺点:扩容性,隐私性,用户体验和实用性。这些缺点中有一些是可以察觉的,有些是真实存在的,而有些是夸大的。

总而言之,以太坊ICO热潮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新产品在技术上已有深刻的了解,但他们仍在探索引人注目的用例和机遇。尽管此前的加密货币热潮以及其后来的冰河时期带来了许多问题,但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促使我们关注除价格和交易量之外更低水平的、也许更加具有揭示性的区块链指标:智能合约的部署、去中心化程度和风险程度。

 

人们觉得它是玩具

接入点和NFT

随着以太坊社区制定像ERC-721这样的新代币标准,游戏和艺术成为与底层区块链技术的有趣的接入点。这是有道理的:游戏有其内建的微观经济学和收藏品,通过哈希函数在区块链中展现的数字艺术品很容易实现货币化以及确权。像诸如SuperRare的市场是为数字艺术品而产生的。人们称之为“品味证明(proof of taste)”。

加密猫

最初在以太坊网络引起轰动的是一个不起眼的DApp,名为CryptoKitties,这是一个数字小猫交易游戏,看起来像Neopets(一种网络宠物游戏)和期货交易的结合。2017年12月,随着CryptoKitties的价格飙升至六位数,网络总请求量增加了一倍以上。由MetaMask、Infura、Grid +和Axiom Zen的开发人员组成的工作团队共同优化了用户体验,并探索了长期扩容解决方案以缓解网络拥堵。并且在协作过程中,他们认识到以太坊协议开发的深刻意义。 正如来自Grid +的Alex Miller指出的那样:“每个持有ETH的人都受其激励机制的驱动,共同推动以太坊系统发展。”

每日活跃用户的与用户账户的增长模式类似。在过去五年中,2018年1月16日是每日活跃用户最多的一天,主网上有723,085个唯一地址进行交互。

每日活跃用户的与用户账户的增长模式类似。在过去五年中,2018年1月16日是每日活跃用户最多的一天,主网上有723,085个唯一地址进行交互。

人们还意识到,游戏玩家和艺术家都是直接从以太坊钱包中经营业务。开发者已经解锁了新的经济模型。他们将金融带到了游戏中——现在是时候看看他们是否可以将金融游戏化了。

 

人们觉得它是神奇的玩具

DeFi的崛起

有种说法是所有以太坊上的应用都是去中心化金融(DeFi)。因为其核心是:区块链由网络矿工不断花费资源来维持,以获得去中心化货币的奖励。之后这些积攒的货币开始流通,被售卖给他人,并且进入生态系统。

然而,随着2017年年末MakerDao发行代币DAI给金融领域带来重大影响,在更多的人看来,DeFi是有机会取代当今传统金融体系的一套相互关联的协议。MakerDao把ETH锁在智能合约里,置换出稳定币DAI作为抵押。自那以后,以太坊的DeFi生态开始稳步发展,很大程度上仍然由MakerDao主导。

锁在DeFi协议里的ETH和WETH总量

2019是DeFi之年,但其影响仍然主要局限于社区里对DeFi技术熟悉的生态工作者。虽然有很多公司在架构DeFi协议,但除了最熟练的DeFi用户,总体来说用户体验并不成熟,且功能仍然相当有限。

在2019年初,DeFi生态在很多方面都像是一个沙盒,以太坊爱好者在上面对这些开放的协议做路测,证明去中心化金融是可行的。经过2018年的熊市后,对于是将ETH用于投资还是一直持有等待另一个牛市,ETH持有者可能会更加谨慎。

金融基元与资本乐高

金融基元指的是去中心化金融的基础功能和技术,从而我们能将两者结合或在它们的基础上创造出更加复杂或特定的应用。这些金融基元和在其上构建的应用的关系用一个通俗的比喻来说就好像乐高积木。资本乐高层层相叠,这样形成了一个相互交织、相互连接的金融架构,这种金融体系强大且可自定义。

这些资本乐高发展到2019年年末已形成群聚效应,在2020年DeFi的地位已经从“神奇的玩具”演变为重新想象我们的金融基础架构的关键工具的早期。

 

人们逐渐开始使用以太坊

软件侵蚀金融

五年前,“将全球GDP中的15万亿美元转移到开源可编程的区块链上”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现在,这似乎是使全球金融系统走向更快、更强韧、更透明和从根本上可信任的方向的唯一道路。有前瞻性的企业跟随开发者的步伐并从几年前开始对以太坊投资至今。我们从2015年开始与微软的合作,是我们通过“Ethereum Blockchain as a Service on Azure”计划帮助企业采用区块链技术的最早尝试之一。企业以太坊联盟(EEA)Hyperledger也已经成为大型机构在上面积极协作、审查部署选项、制定通用企业标准的宝贵平台了。

大量企业和机构加入

那么,使用以太坊的主要参与者有谁呢?这是一长串的清单:贸易金融巨头农业技术巨头、今年福布斯区块链五十个项目中有32个建在以太坊上。现在,大集团正朝向以太坊高歌勇进。每年处理大约价值2千万美元交易的美国证券托管结算公司最近宣布了一个基于以太坊的数字资产管理原型

新的倡议不断涌现。欧盟区块链观测台与论坛在上个月的最终报告里分享了一幅多源区块链倡议地图,该地图包含全球700多个倡议。

欧盟区块链观测台与论坛的全球区块链倡议地图

这些项目里有些还是非常具有探索性的。例如,拥有300年历史的中央银行不会一夜间就采用基于区块链的支付系统。但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最近的一份报告,有80%的这种传统机构正积极的研究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这些机构意识到在一个拥有超级应用、捆绑式服务和数字经济日益发展的世界里,以太坊不只是他们彼此开展更大业务所需的基础架构,还是他们为21世纪客户提供服务的生命线。

开源的以太坊

从一开始,ConsenSys的使命就是构建足够多的基础架构和工具,以使世界的其他人能够和我们一起建构一个新的信任基础架构。我们经常将这个过程比作在飞行中建造火箭飞船。代价非常高,且现在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一直努力将我们的产品整合到一个完整的堆栈,使以太坊的开源程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高——无论你是需要API访问节点架构的dapp开发团队,还是准备优化业务流程和数字化金融工具的金融机构都能受惠于我们的产品。随着像SKALE Network这样的layer2解决方案逐渐成形以及以太坊2.0即将上线,我们很高兴看到可用性和网络性能有新的发展和改善,为开发者、企业和下一波超级用户打开可能性。

 

人们无法想象没有以太坊的生活

这篇关于以太坊重大突破七步曲的章节现在仍在书写,并在未来几年徐徐但坚定地展开。这种规模的创新通常无法以季度甚至年为单位来衡量。但是,我们可以想象,一些用户和一些主要机构已经无法想象没有以太坊的生活了。

感谢在过去五年里整个生态所有人的支持、热情和不懈的工作。升级我们的全球架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是一项非常值得且有深远影响的工作。我们迫不及待想看看这个网络在未来五年内是什么样的。

 

 

声明:ECN的翻译工作旨在为中国以太坊社区传递优质资讯和学习资源,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须注明原文出处以及ethereum.cn,若需长期转载,请联系ethereumcn@gmail.com进行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