Ξ

    Search by

    共识层进展更新 (截至 2022/1/14)

    信标链上线一年,客户端多样性问题没有明显改善


    BE

    Ben Edgington       2022-01-17

    来源 | What’s New in ConsenSys


    首要推荐

    朋友们新年快乐!有一段时间没更新了。

    在假期期间,我最喜欢的内容无疑是 Vitalik 作客 Bankless 的那期很长的播客,谈了他最近更新的 "The Urges"路线图


    信标链

    信标链继续正常运行,有超过 900 万个 ETH 质押在上面,且有超过 28 万个验证者。参与率约为 99.8%,它真的运行得很好。

    假期期间,Prater 测试网出了一点问题——触发因素似乎是 Prysm 团队的一些节点的磁盘空间用完了,同时 Lighthouse 团队也在努力寻找新的托管提供商。这条链有一段时间停止了最终敲定,但现在已经恢复了。

    客户端多样性更新

    Michael Sproul 的最新客户端多样性分析出炉了,做得很好。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我对这个结果感到非常失望。网络从创世以来增长了 10 倍,但客户端分布仍然保持不变。新加入的人只是在重复旧的模式。

    Image

    前几天,在世界最大的银行之一里有人问我 Eth2 的什么让你“晚上难以入眠”。我的诚实回答是,一个客户端占验证者份额超过 66%。最令人不安的是,尽管 Eth2 中声量最大的人在过去一年一直不断强调客户端多样性的重要性,包括 Danny, [SuperPhiz](https://twitter.com/search?q=from%3A%40superphiz diversity)(他真的从未停止), Evan, Carl, 我自己——但这个占比基本上没有变动。

    除了大型质押商出现了疏忽,我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再去解释了。

    在我正在编写的 Upgrading Ethereum 里,我校审了客户端多样性及其风险的章节。


    合并 (The Merge)

    信标链合并升级有名字了!经过了一轮有趣的咨询活动,继 Altair 后,Bellatrix 这个恒星名被选中作为升级名称。但这只是共识层的升级名。Eth1/执行层还需要有自己用于合并的分叉名

    顺便一说,我经常被记者和其他人问合并是否将降低 gas 价格。关于这个问题,Barnabé 给出了一个权威回答。大家记得要把这个信息传出去,不然合并后会看到很多悲伤的青蛙。

    (译者注:以下为 Barnabé 回答的译文。)

    不会降低 gas 价格。

    白话版:合并是关停 PoW ,转向 PoS 机制,减少以太坊 99.95% 的能源消耗,并让系统更安全。这是共识层上的变更,而不是执行层,因此对用户来说是感受不到变化的。但是,现在已经可以通过使用安全的二层解决方案来享受低 gas 费了。

    进阶版:实际上,合并后,出块时间会从平均 13 秒变为固定的 12 秒。这个小幅提升可能会带来 gas 费的小幅下降,这不会是明显的,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基础层的操作将仍然是贵的。)

    Kintsugi 测试网

    Kintsugi 公共测试网是一个月前上线的。这是以太坊基金会博客上的公告,这是登录页面,有你需要的所有资源的链接。

    Superphiz、Rémy 和 Colfax 一起制作了几个关于加入测试网的教程视频。Proto 和 Pari 在 PEEPanEIP 系列做了一期关于合并测试网和如何加入的,着重讲了 Kintsugi。

    在最初的几个星期里,一切都进行得很好,Marius 和他的测试志愿军对它进行了粗略的检测。

    但随后 Marius 加入了他的模糊测试器。

    模糊测试是一种生成巧妙的随机数据的方法,以比人类通常做到的更创新的方法来探索边界情况。果然,测试网出问题了。

    1. 首先,由于不同的区块哈希验证策略,Geth、Besu 和 Nethermind 出现了三个不同的分叉
    2. 由于上述情况,Teku 和 Lighthouse 选择了无效链。实际上,这两个客户端在圣诞节前已经修复这个问题了,但不是所有节点都升级到修复版本。
    3. 结果发现,当出现区块高度被设为 1 的情况时,Geth 会崩溃

    这些问题现在都已经解决了,最终敲定终于恢复了。

    社区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快速抢救 Kintsugi (意思是整个开发团队,我知道 Marius 有抢救),让它快速重新运行起来,作为对这种情况发生在真实链上的一次应对演习。这个问题是有道理的,而且我们以后会这样做 (我们在过去也是这样做的)。但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公共测试网:让它崩溃、花时间收集数据、仔细分析,并认真思考如何应对是非常有价值的。我们学习了很多,而且学到东西都反馈到规范设计上,特别对引擎 API 做了一些调整。这次的首要任务是学习,而不是尽快恢复最终敲定。

    总之,我们预计在让 Kintsugi 退役前再维持其运行几周。希望在这段时间,我们可以冻结合并规范,然后开启一个根据最终规范搭建的新公共测试网。在那之后,可能会开始把现有的一些 Eth1 测试网分叉到权益证明机制。


    质押

    Luis Naranjo 发了关于设置自己的验证者的很好的介绍性推文,所有重点都提到了。感谢推荐 eth2.news 😉。

    我们喜欢调查,这里有一个好的调查——它对个人质押这和质押服务使用者进行了很好的分类,还有一些有趣的惊喜。在“移除了机器人”的版本里似乎有大约 400 个回复,有这个数量挺好的了 (“未筛选”的版本有差不多 900 个回复!!)。

    还有这篇文章是关于 Prysm 团队前段时间做的以太坊质押者参与体验调查,文章开头有关于开展调查的一些思考。调查结果与上面的调查没有很大出入。

    Stakewise 公布了他们的新去中心化架构。我很喜欢这个发展方向。随着 Rocket Pool 现在上线了、Lido 承诺会去中心化、分布式验证者技术开始逐步实现,我们绝对有理由感到乐观。

    有一个新的必须关注的推特账户!Ethereum Pools 正在监测质押服务正常运行时间和任何异常情况。自三周前他们开始运营起,已经发了一定数量有洞见的推文了,有很多的图表可以看。

    最后,质押者们,我继续给你们推荐移动端的 Beaconcha.in app。它出了更新


    工具

    Skillz 团队构建了一个工具,用于把密钥存储库 (keystores) 从 Scrypt 加密转换成 PBKDF2 (可以反向转换)。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呢?Scrypt 是有意设计得非常慢的,且非常耗费内存 (每个密钥需要大约 300MB)。对于想要加载少量密钥的小型质押者来说是没问题的,但对大型运营商来说则是个大问题。PBKDF2 是一个替代性密钥派生函数,它很快且基本不怎么占内存。EIP-2335 密钥存储标准对这两个函数都支持,但启动台工具只生成 Scrypt 密钥存储库。Teku 很乐意摄取 PBKDF2 密钥存储库。我不了解其他客户端的情况。

    说到密钥存储库,最近所有的客户端团队都在努力实现一个共同的密钥管理器API。各个客户端在处理验证者密钥上都采用非常不同的路径,使得第三方平台 (例如 DappNode 或 Stereum) 的跨客户端工作非常难。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初有成果, Joaquim Vergès 已经做出了第一个跨客户端的密钥管理前端 🎉。我们在 Teku 已经有密钥管理者 API 了:所有功能上的工作已经完成;现在只是完成连接安全,这对于一个接口来说至关重要。


    释义性文章

    Vitalik 对《Serenity 设计原理》文档做了一些更新,这很好,因为它现在变得有点粗糙了。

    碰巧的是,由于最近我在写 Upgrading Ethereum,我也在设计原理上花费了很多时间。这本书的完整注释规范部分已经完成,Eth2 激励章节也完成了初次编辑。我现在正在写 SSZ 部分——这应该还需要一些时间——然后我会回过头去审校激励部分的内容。

    除了规范,你还可以从 Jacek 的推文了解客户端开发者正在攻克什么难题,他的最新推文解释了 Nimbus 正在解决的懒惰聚合批量验证 (lazy aggregated batch verification) 问题。


    媒体和其他

    如在文章开头提到的,不要错过 Vitalik 作客 Bankless 的那期播客。除此外,关于 Vitalik 的还有他在阿根廷做的关于以太坊未来的八分钟访谈。

    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团队做了第七次的 Reddit AMA。这部分内容非常有价值,有非常好的问题和非常好的回答。

    我已经提到过了 Proto 和 Pari 在 PEEPanEIP 系列做了一期关于合并测试网。Mikhail Kalinin 也做了一期是关于他的 EIP-4399,这份提案提议在合并把 EVM 的操作码 DIFFICULTY 改为 RANDOM,从而使用信标链的 RANDAO。这样,以太坊应用将最终能用上一个好的随机性来源!期待所有链上抽彩的重现——真的很怀念它们。

    Wholesome Crypto 播客真是躲避疯狂的很好的避难所,EthStaker 的 Superphiz 作客那期更是如此。推荐收听。


    研究

    最近最大的新闻是 Dankrad 对分片新设计的提案。这是在推特的概述

    Dankrad 的分片设计带来了巨大的简化,它建基于另外两项相对近期的发展。

    1. 对 MEV 的追求驱使专业区块构建者 (由于 MEV 的盛行和区块提议者/构建者分离方案) 的出现变得不可避免 。
    2. 在一个有很少区块构建者的世界里抗审查的可能新方法。

    在单个秘密领导者选举 (single secret leader election, 简称 SSLE) 方面有一些进展——Whisk 协议。这是一篇好文。对我说,虽然它设计巧妙,但仍然非常复杂,并会增加一大块开销。Jacek 对此给了一个更简单的建议,这在实践中应该足以保护区块提议者:“通过多个信标节点而不是一个来发布区块”。尽管如此,这方面逐渐取得的进展还是喜人的:我记得在 2019 年的 EthCC 上,以太坊基金会把单个秘密领导者选举作为一个未解决的问题发出了赏金。我们现在有一些选项了,尽管它们比我们理想中的更复杂。

    如果质押者认为他们的提款凭证可能已经被泄露了,他们如何能够更新他们的提款凭证?这方面的研究有进一步的进展。我还没机会去了解整件事,但我很高兴人们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常规会议

    实现者会议

    第 79 次会议在 1 月 13 日举行。

    • 会议议程
    • 会议视频
    • 我的速记——它有时候技术性会很强,而且很难在速记中准确地记下所有内容,所以请看视频来了解完整内容。

    其他新闻


    写在最后......

    什么时候合并?Vitalik 曾经说在 2016 年。预测是很难的。



    ECN的翻译工作旨在为中国以太坊社区传递优质资讯和学习资源,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须注明原文出处以及ethereum.cn,若需长期转载,请联系eth@ecn.co进行授权。


    Ethereum Community Network
    以太坊社区网络
    蜀ICP备2021001286号
    Ethereum Community Network
    以太坊社区网络
    蜀ICP备2021001286号